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小說推薦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楚浩一脸惊愕地看着唐王,
“你说什么?进攻天竺佛国?”
唐王点点头,一脸憨厚的样子道:
“是的,因为朕突然发现,好像事情比我想象的要好多了!”
楚浩一脸懵逼,
“什么情况?”
唐王老老实实道:
“之前您给的那一部无上功法《第九套全国中学生广播体操——初升的太阳》,朕已经派人传布大唐各处,让所有能够活动的人,一起修炼这部无上功法!”
“本来按照您的预计,至少得从小修炼到大才能够拥有强大实力,但是……”
楚浩一脸疑惑,
冥嫁:冥夫临门 罗小琪
“这事情还有但是的?”
唐王点点头,
“朕本来以为等下一代人成长起来,至少也得十几二十年。但是当全民开始修炼这部无上功法,朕才知道原来进展有些迅速了。”
冰雷控蛊师 惡是小白
“坊间有许多成年没有修为之人,在修炼了无上功法《初升的太阳》之后,竟然都隐约有了修为。”
“现在军队充实了一倍有余,而且,总体修为水平都比之前高一个档次!若是当年有此大军,天竺佛国也打不进来,甚至我们都可以打过去了!”
唐王越说越兴奋。
楚浩越听越不知所措,“怎会如此?!”
没道理,按照系统那样来说,没有修炼天赋的人要修炼许久才能够有修为啊。
除非是有天赋的人。
但是,唐朝的修者天赋也没多少啊,要是有的话,早就起飞了!
唐王满脸激动,解释道:
“其实朕也觉得意外,后来一听说才知道,原来能有如此进度,届时因为五百年前,人间的那一场混沌风暴。”
“就是那一场风暴,让我大唐境内的修者,天赋越高,甚至改变了血脉。”
“哪怕是初生婴儿,都曾经受过灵力洗礼,所以在修炼这一部无上功法的时候,就显得无比自在……大佬,您有在听吗?”
唐王说着说着,却发现楚浩已经愣在原地。
楚浩:啊这?
竟然是因为自己五百年前放落人间的灵气风暴,洗涤了唐朝人民的身体,甚至潜移默化改变了血脉!
重生之洒脱 暗夜承光
唐人现在竟然各自都有一丝天赋,而且还能遗传了……
而这一次,楚浩这一部无上功法《第九套全国中学生广播体操——初升的太阳》,正好就激活了许多小伙子的修炼天赋。
很快唐朝就会大举进攻天竺佛国,让他们尝尝正义的铁拳?
而这一切,全都是因为自己造成的?
楚浩陷入了沉思,好家伙,总觉得自己好像推动了什么额外的剧情。
唐王见楚浩陷入沉思,试探道:“大佬,您的意思呢?是打,还是不打?”
楚浩回过神来,一脸坏笑道:
“打不打,你心里不是有数了吗?听你的呀!”
好,这笑容,朕明白了,安排!
唐王忽然想起来,“诶对了,狱神大佬,吉时已到,不如一起去水陆大会?”
楚浩点头,“走着!”
当时,唐王就兴奋无比。
底气,主要是底气!
有楚浩在旁边,唐王能够感觉到满满的底气!
两人赶紧前往水陆大会。
野心首席,太过份
……
此刻,陈玄奘正在高坛之上,大谈西天佛法。
念一会《受生度亡经》,谈一会《安邦天宝篆》,又宣一会《劝修功卷》。
这些东西陈玄奘倒是熟络。
他虽然被孤扬一抹魔气打中,是坏,但是不是傻。
相反,当欲|望充斥心间,又被压制的时候,陈玄奘变得聪明。
平日里,他会偷偷跟金山寺之中的好兄弟出去逛该,吃喝玩赌,虽然没有开荤,倒是应有尽有。
他知道学会这些佛法,自己能够得到更多想要的东西!
所以,陈玄奘苦修佛法,就是为了能够得到无上至高位置。
而一切,也正如陈玄奘预期一般,他现在高高在上。
陈玄奘正在台上讲着佛法。
却在这时候,忽然听到远处传来喧闹之声。
原来是唐王驾到。
禁卫军保护着唐王了水陆大会。
这里正聚集着无数强者,鱼龙混杂。
江河湖海,无数宗门都派人汇集于此。
道门各门各派,妖魔化形为人,民间老僧观礼……应有尽有。
所有人都想看看水陆大会宣扬西天佛法的高僧,天下所有僧人学习的榜样,是个何等人物?
不过众人看了好几天,却也总觉得中规中矩。
按说陈玄奘这等天下僧人学习的榜样也得是德高望重的存在吧?
但是众人时不时会见到陈玄奘脸上露出狰狞之色,如同邪魔,转瞬即逝。
这特么……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僧狰狞如邪魔?
有问题啊!
但是,这却又是唐王指定的高僧。
众人只能够憋着一肚子疑惑,静观其变。
此刻,唐王在无数人簇拥之下,来到了水陆大会之地。
旁边隐藏着的观音菩萨激动万分,他来了,他终于来了!
“接下来的剧情就是唐王送上袈裟锡杖,然后就是我出去宣扬西天大乘佛法,好顺利,简直好顺利……”
虽然观音菩萨见到楚浩也站在旁边,但是观音菩萨觉得问题不大,因为楚浩答应过西天不要插手此事的。
而且,有自己在,狱神未必能够插得上手。
观音菩萨沉浸在自己终于能够完美地完成任务,无法自拔!
而一切事情,也真的按照着观音菩萨的想法走。
網遊之黑夜傳說
甚至,唐王真的如同预想地送上了袈裟和锡杖。
陈玄奘心中无比激动,千恩万谢!
在天下无数人面前受到唐王赏赐,这种无数人敬仰的感觉,简直不要太舒服!
陈玄奘遂将袈裟抖开,披在身上,手持锡杖,高高在上地站在高坛之上。
陈玄奘本来生来白净好看,也算是一个玉面郎君,此刻身着如此袈裟,更是如虎添翼,潇洒十分。
旁边众人见此,不由得高声夸赞道:
“此僧人诚为如来佛子,你看他——
凛凛威颜多雅秀,佛衣可体如裁就。辉光艳艳满乾坤……等等,他这是,怎么了?”
观音菩萨正迫不及待要冲上去说大乘佛法之事。
却突然发现,事情有变!
此刻披上袈裟的陈玄奘,面目突然变得狰狞而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