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啪!
威廉消失在原地,左手同时出现一剑,刺向格林德沃眉心。
比起伏地魔的大意,格林德沃却无比谨慎,或者说……他有过多次击剑的经验。
鬼說
毕竟,邓布利多就是个剑术大师,那场巅峰之战,两人必定使出浑身解数,各种底牌尽出。
格林德沃早就身经百战了。
但他还是有些托大,或者狂妄,根本没有掏出魔杖的意思,直接竖起左手。
格林德沃看似轻描淡写一拍,瘦弱的身体,向右滑出短短一段距离。
险而又险地躲过了凌厉一剑。
威廉以左脚为支撑点,右腿抬起,一记鞭腿凌厉砸下。
跟这种糟老头战斗,就要靠着身体素质……欺负他!
颇有点南村欺我老无力的感觉。
杨花落之颜控灯后传
但格林德沃的战斗经验丰富,他身形佝偻,躲过去攻击的同时,右手轻轻握住。
那破旧灰袍飘荡,老人直接无杖施法,卷起漫天风雨,形成龙汲水的景象,朝着威廉砸去。
啪得一声,威廉再次消失在原地,开始转移战场。
格林德沃眼神炙热,他冰冷的身体,似乎也兴奋起来,紧随其后幻影移形。
这么激烈的战斗,他已经几十年没有进行过来。
正好,在去见“那位”之前,他也好热热身!
不然自己这个糟老头,看起来还真像个笑话!
赫敏没有跟过去,她很清楚威廉离开的缘故:
那些被打伤的傲罗们,必须得到救治,而不是被战斗波及。
————
趁着两人离开的机会,赫敏冲入了废墟,去救那些傲罗。
顺便,找一找格里戈维奇没有来得及带走、还没有被毁掉的“宝贝”。
捡漏这种事情,她跟着威廉久了,耳濡目染之下,偶尔也会做的。
不然,安全表里那些奇奇怪怪的神奇动物,都是哪里来的呢?
威廉并没有离开太远,出现在种满了接骨木的小岛。
不等落地站稳,他便双指并拢,快速转动魔杖。
格林德沃才幻影显形出现,头顶处倾斜一抹,已然出现凌厉魔法。
光芒顿时当空泼洒而下。
老人似乎早有预料,他嗤笑一声,右手抬起,掌心对准天空,磅礴魔力倾泻而出。
一抹璀璨的魔法护盾,挡住了黑雾,空气中炸出一连串的刺耳声响。
威廉只是笑了笑。
论战斗经验……他也不差呢,他在时间循环的时候,可是和伏地魔谈笑风生!
果然,护盾屏障只支撑了没有一秒,便被黑雾腐蚀殆尽。
威廉悠悠然地,打了响指。
黑雾化作一排凶恶黑雕,其势如火,朝着老人大口啄去。
格林德沃嘴里不留情,讥笑道:“我原以为凤凰是最丑的,没想到还有更丑的!”
他双手狠狠一压,整座小岛上空的风雨,都为之凝滞停顿。
格林德沃双手骤然攥紧,湖水射出一道水鞭,落到他的手里。
威廉一步踏出,黑雕速度又飙增起来。
老人神情不屑,往后退一小步,黑雕离他脖子不过两米。
逸越玄宗
喷薄而出腐蚀性气体,带动了气流,吹乱他双鬓两缕白丝,向后飘拂。
没有半点慌张的格林德沃,直视威廉,笑着出声:“雕虫小技,也敢班门弄斧,呵!”
这位垃圾话大师,攥紧水鞭,轻轻抖腕,黑雕被当空砸中,落在水里。
黑雕如同石子,打出一串水漂,形成一圈圈涟漪,很快被浪花吞噬,发出一阵阵嘶嘶声。
格林德沃嚣张大笑着,似乎很久没有这么尽兴了。
他狠狠一扯手里的水鞭。
整座湖水荡漾,水位线急剧下降,半池的湖水,竟都被他徒手拖拽而起,朝着威廉凶猛砸去。
威廉眼神淡然,他连伏地魔的巨山都接地住,何况一池春水?
他身体纹丝不动,手中魔杖轻轻挑动。
随着大量魔力倾泻,格里戈维奇栽种的那些接骨木,纷纷拔地而起。
接骨木上粉红泛白的花瓣,随风撒落,煞是好看。
数十棵接骨木,接连划过天空,呼啸成风。
它们好像巨型箭弩,密集攒射之下,阻隔了一段段的水鞭。
暴烈的攻击下,小岛被撕裂出一条宽度长度都在逐渐拉升的沟壑。
两人同时消失,威廉落在一根漂浮在水面的树干上。
他轻轻踏出一步,脚下的树干,朝岸边倒退而去,仿佛一叶扁舟,划出涟漪。
老师已超神
他遥望格林德沃枯瘦身影,却没有继续动手。
短暂的交手,已经让他对这位初代黑魔王,有了重新的认识。
原本以为格林德沃老了,几十年不出手,已经跌出最顶级的那个档次,没想到依旧这么强。
更别说,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用魔杖。
当然了,他即便拥有魔杖,也不会对战斗力,有质得加成。
半个多世纪被关在纽蒙迦德,格林德沃都没有魔杖,无杖施法的能力,已然被锻炼得臻至巅峰。
别说威廉了,就是邓布利多和伏地魔也难以望其项背。
但格林德沃的短板也很明显。
他太老了,身体不行,打不动了……短时间爆发还行,根本打不了持久战。
前任勇者和魔王萝莉
超神幼稚園
对付普通的傲罗还行,但比起邓布利多和伏地魔,真实实力也弱了不止一筹。
就在威廉衡量黑魔王实力时,格林德沃亦是眼神微凝。
他从昨夜离开纽蒙迦德,再次走回世间,也了解些这些年发生的大事。
眼前这个年轻巫师和刚刚那个女巫,毫无疑问,在这几年风头正盛。
刚刚短暂交手,格林德沃就知道,史塔克的实力不正常……太强了!
是拥有某件死亡圣器吗?
死亡圣器……想起这个词,格林德沃就心痛得厉害。
天空之中,接骨木花瓣,被魔力牵扯撕裂得漫天飞舞。
他随手捻住身前几瓣,丢入嘴中咀嚼。
苦涩……亦回味无穷。
正如他这荒诞、落寞的一生。
望着突然萧索、失去战意的格林德沃,威廉皱了皱眉,随即收起了魔杖。
鴻蒙悟空傳
他在犹豫,要不要将邓布利多的话带到。
就在他想开口时,格林德沃突然嘶哑着声音,问道:
“他还好吗?”
“还好。”
“那就好。”
很简单的对话,就结束了。威廉却品出一丝苦涩。
半空中的风雨,终于归于正常,又有雨水砸落在老人头顶和肩头。
他佝偻着身体,似乎有些冷。
没来由的,威廉突然心想:
“格林德沃恐怕很需要邓布利多的羊毛袜。”
……
……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
感谢“TROY尘世间”,“小狮子鸭”两位大佬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