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从马车上下来,马林走向军部的大门,年轻的宪兵并没有认出他,但是他认出了露露,出于对她的敬意,这位年轻的宪兵走了过来,向露露敬礼:“夫人,您今天来这里找谁。”
“我陪我的丈夫过来。”挽着马林胳膊的露露微笑着松开了手,她将马林推到了这位年轻宪兵的面前:“不是我要进去找谁,而是我的丈夫。”
马林微笑着与这个年轻宪兵握手,回身与露露告别,然后走进了打开的军部大门。
露露退了两步,回身走向了马车,这两个月里,她的内心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安定过,她的丈夫回来了,带着完成与大家的誓言的信心而来……胜利必将属于每一位生者,混沌终将会被赶走。
对此露露有绝对的信心。
………………
“马林阁下。”走进大厅,马林就被来自值班室的声音所吸引,他转过身,看到了莉莉安·玛莲,这位夫人正在与她的友人一起对着马林微笑。
“两位夫人,早安。”马林微笑着走到了她们的身前:“这次门外的安全似乎很稀松呢。”
“因为今天是新春祭典,各位将军体贴宪兵们,让他们放了一天的假。”莉莉安·玛莲夫人这么说道,同时把她自己探出值班室的窗口:“康斯坦丁元帅与谢尔盖元帅今天都在,您要找谁。”
重生名门暖妻
“那太好了,想来我不需要找两次人了。”马林笑着说完,从腰带上拿出了转轮枪放到了窗口的板子上:“夫人,收下我的枪吧。”
“没问题,阁下,虽然我还是那个观点,您的存在本身比您放在板子上的这把枪可怕多了。”莉莉安夫人拿过枪,将它放到了一旁的一个空篮子里:“康斯坦丁元帅在三楼他的新办公室,在左侧靠近东边的走廊尽头,而谢尔盖元帅更喜欢他在二楼的旧办公室。”
“没问题,两位夫人,这是我的一点小礼物。”马林微笑着拿出两颗世界树果实,一人一颗,然后在她们的连声感谢中走上了通往二楼的台阶。运气也是人生的一环,就像是莉莉安·玛莲夫人,两次过来两次都碰到了她,幸运女神既然宠爱着她,那马林自然会让她得偿所愿。
………………
千金笑
——————
看着推门而入的马林,谢尔盖伸手示意这个年轻人坐到他最喜欢的沙发上——这个沙发只有他的朋友和最为尊贵的客人才能够入坐。
而这个年轻人微笑着坐了上去,同时从拿到手里的烟盒中抽出一支弹给了谢尔盖。
谢尔盖接住了烟,拿出火柴刚点上,就听到了来自马林的问询。
“我刚回来,听说泰南使节团孟先生的女儿出事了,所以来问问,你们这次是不是又让我们的人去送死了。”
这个年轻人似乎有什么魔力,他微笑着的模样让谢尔盖满脸无奈地点了点头:“你没有回来,我们北方军团中只有你的人才能够称之为精锐,为了救出孟先生的女儿,我只能出此下策,康斯坦丁和这件事情没有关系,我一人力主的。”
“谢尔盖元帅,我今天来不是为了指责你的,你这一次没有做错,我的部下的确是最精锐的,这样的任务选择他们的确是正确的选择。”马林笑着说的这句话让老谢尔盖松了一口气,不过他还是很好奇。
走到窗前的他拉开了窗帘,让阳光透过窗户投射进这个办公室。
“很多人说你不会回来了,我也这么觉得,南方的沙滩,温暖的阳光,还有你的妻子们。”谢尔盖说到这里抽了一口烟:“而在北方,你只会得到不解与疑惑,还有那些将你的皮鞋糊满的泥浆。”
狼灵枪 小阿星H
“但是我发过誓,我会回来,带着士兵们去终结这次入侵,接下来,我们还要为了最后的亡潮而拼命,我的老谢尔盖,命运从来没有怜惜过我们这些凡人,只有努力才能求存。”马林说到这里叹了一声,他站了起来,将手里的烟盒丢了过来:“给你了,老谢尔盖,还有,我听说你的兄弟的女儿与苏德尔好上了?”
鬼首传说 夜十三
出軌2
“你说你刚回来,我怎么就不相信呢。”接住烟盒,谢尔盖苦笑着摇了摇头。
律師之回到清朝
“我的露露擅长收集这些情报,我听说你并不喜欢他,对吗。”马林走到了窗前,他看了一眼窗外,然后扭头看向谢尔盖。
对此,老元帅点了点头:“是的,这个年轻人之前令你不喜,我觉得他做人做事也有欠缺,我这侄女从小没有了父亲,我视他如同我自己的女儿,所以觉得让这个孩子跟着苏德尔,也不一定有幸福,毕竟战争还没有结束呢,现在无论是谁都不敢断言自己能够活到战后,所以……你说呢。”
谢尔盖最终还是将选择权交给了马林——无论是他认同自己,还是决定帮苏德尔说话,谢尔盖都会毫不犹豫地做出选择。
“你就把你的侄女嫁给苏德尔吧,我现在就出发,保他们这一队人与孟小姐的安全,至于你这边……我先出一串世界树果实,十二颗。”来到桌前,马林放下了十多颗翠绿的果实。
“这些果实,你让苏德尔娶一位公主都够了。”谢尔盖摇了摇头——他一直都听人说,马林对于自己的下属非常慷慨,在那之前,谢尔盖觉的这话就算当真,也不可能使用世界树的新鲜果实来作为自己部下的聘金。
谢尔盖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厉害。
很多人的亲爹,都做不到马林这一步。
“无论如何,这是一件好事,苏德尔这个年轻人是我看着他和他的战友们成长起来的,年轻人有犯错的资本,我也原谅了他们,既然如此,为他出聘金是我身为阁下的义务与责任,老谢尔盖就这么说定了。”说到这里,马林打开了传送通道,他对着谢尔盖招了招手,然后又拿出一瓶药剂:“对了,这是给你的,我看你的腿脚不便,这是给你抹的,纯度很高,喝了至少过量半年。”
鬼妻待嫁:杠上克妻驸马
说完,马林转身走进了传送通道,谢尔盖接住了这瓶药,然后开心地将它放到了桌上,下午试试,现在……是时候告诉自己的侄女关于他的伯父同意她和苏德尔的婚事了。
这些果实留下十二颗给她,剩下来三颗的换成钱,想来足够给这两个孩子在哥本哈根城里买上一栋不错的宅子,并买下几个年幼的小女仆了。
至于自己……谢尔盖笑了笑,毕竟有马林这个朋友在,他自己还用得着担心什么呢。
………………
“天上为什么这么冷?”罗德斯一边流着鼻涕,一边看着自己的表哥:“表哥,你有什么头绪吗。”
“我有个屁的头……啊湫!”苏德尔打了一个喷涕,罗德斯看着自己表哥的鼻子里有一大团足够打上点什么的黄白之物喷射而出并随风而去。
“哈哈哈,小伙子们!天上是很冷的!”侏儒飞行员先生哈哈大笑,躲在驾驶舱罩里的他看起来似乎并没有任何寒意。
“我感觉不到我的腿了,真该死,早知道我应该多穿一件裤子。”卡门在另一侧抱怨着,而哈尔桑一言不发,就在罗德斯因为自己的这个老朋友已经冻死了的时候,他听到了哈尔桑的喷涕声,还有卡门的尖叫声:“从你鼻子里喷出去的是什么东西,好恶心!”
“该死的别说的好像你的鼻子里流的是你的脑浆子一样。”哈尔桑有些气急败坏的叫声也跟着响了起来。
同时响起来的还有卡门的惨叫声……似乎是流进嘴里了?
啊,好恶心,罗德斯一边感叹,一边从口袋里抽出了一个小铝壶,拉开木塞,往嘴里倒了一口。
酒精给罗德斯带来了一丝暖意,他叹了一口气,于是温暖和很快就和他说了永别,年轻人又不得不给自己倒了一口,然后已经喝了一半的小铝壶放回口袋,然后努力将自己缩成一团。
“说起来,为什么要让我们去救那位小姐,我听说她带的两个新人都已经死了,说不定她也死了,只不过灵魂被某个混沌拘禁,而我们说不定说会傻傻地跳进这个陷阱。”哈尔桑发起了聊天的信号。
聊天啊,罗德斯来劲了:“你要这么想,孟小姐作为幸运天使,她在这三个月里被击坠了十九次,每一次都活了下来,战斗法师们都称呼她为奇迹的孟小姐。”
“幸运女神也会有打盹的时候,说不定这一次她就没有运气了。”卡门发出了阴阳怪气的呼声。
“哪怕是这样,我们也应该找到孟小姐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些零件,然后将它们交给那位孟先生,告诉他,他的女儿战斗到了最后一刻,她值得他为之骄傲。”苏德尔说到这里笑了笑。
“所以就需要我们这四个大头去给她收尸吗?”哈尔桑问道:“那么话题又回到了原点,万一她死了,我们又没有找到,那要怎么办。”
“那就不是我们考虑的了,不过如果你有一天这样了,我会给你的那个女朋友写信,告诉他,我以是你的战友而骄傲,你的勇气,你的勇敢,还有你的牺牲都值得我学习,最后我会在信屁股那儿问她,如果生活没有着落,可以带着哈尔桑的孩子嫁给我,这样我就可以睡他的老婆,打他的孩子了。”
“去你的!”哈尔桑笑骂道。
罗德斯与卡门哈哈大笑。
然后冷风吹来,坐在艇外的四个年轻人统一地打了一个喷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