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小說推薦史上最難開啓系統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听说你为了见朕,这段时日在太行宫里,可闹出了不少动静,甚至连京畿府的折子,都送到了朕的御桌之上,而这种扰民的折子被朕看到,还是第一回。”
一炷香的距离 时冬灵
太行宫地底平台,银龙傀车的顶部车厢之内,一道平稳年轻的声音响起。
糙汉子与白面书生 根号二
邪 王 殘 愛 醫 妃 火辣辣
乡村阴阳师
随着这道帝音缭绕,傀车之内驾驭室和头节车厢之间的隔门完全打开,紧接着众人的视线之内,驾驭台旁边,出现了一道身穿黑袍,带着厚厚面貌的年轻身影,正低着头,伸手摸索着什么。
神魔降 落兩纷飞
同一时间,面积不小头一节车厢之内,圣庭南天王西流那一身红衣的身躯,于缚灵绳的捆绑之下,笔直站立,金色目光注视着前方那并不魁梧高大的年轻背影,虽看似平静,但依旧闪动着隐晦的莫名之色。
这位北境大帝,当真年轻的过分!
下一息,南天王西流将金眸之中的异色收起,红唇轻启,开口回应道:
妃常农女
“我揍中央上国那些人,也不全是为了见你,还是那些人真的太虚伪,让人极其不爽。”
话音落下,西流停顿一息,一字一句的声音继续传出:
仙 家 有田
“北境大帝,你比我想象的,甚至还要年轻!”
“在太玄之地,年龄不能代表太多,不是么?”
年轻平稳的帝音继续自前方传下之后,赵御继续低着头,伸手对着面前方方正正的驾驭台摸了摸,乌木般的眸子里好奇之色一闪而逝。
随后赵御好似想到了什么,转头望着一旁犹如两根木桩般,一动不动僵硬站着的老范和交通司那位年轻人,询问声传出:
战魄神界
“老范,你操作这驾驭台控制愧车时,所感受的压力大不大?”
赵御此问并非无稽之谈,因为此时整个傀车内部,还残留着大量天地元气聚集之后的淡淡威压。
这威压虽然因为傀车的停止运行而逐渐减弱,但是境界高的修士,可以感觉的到其背后的厚重。
天地元气是有重量的,平日里生灵难以感觉,是因为其分散之后太过稀薄。
而为了追求几乎极致的速度,愧车就需要巨大的元气能量,因此傀车之上聚灵阵的的数量并不少,这便意味着对于驾驭室里的掌控者而言,如此多的元气,直接压在身躯之上,就如同呀一座大山一般。
赵御的询问声落下之后,一旁整个心神极度紧张和紧绷的老范,这才回过神来,有功夫去探究自己的身体。
而这刚一微微放松,老范浑身上下的气力便好似在这一瞬间完全被抽空,整个人直接向前一记踉跄,若非一旁的年轻人眼疾手快,一把抓住,老范有可能直接一头在年轻帝王面前栽个大跟头。
“多谢。”
极为感激的声音自老范口中传出,随后其直立起身子,深吸一口气,面色坚毅,用力高声吼道:
红颜为君笑可怜君红颜
“回陛下,虽然这傀车驾驶时,由元气聚集所产生的压力不小,但是请相信微臣,定然能够胜任这傀车驭者之职!”
老范口中发出的吼声,竭尽全力,言之凿凿,随后赵御点点头,抬起右手,张开五指按住面前的驾驭台,平稳的声音继续响起:
“梁破,带着这两位交通司司吏下去服用些净化药水。”
语毕之后,淡淡的银芒自年轻帝王手中向外散发而出,缓缓注入下方的愧车之内,紧接着帝音继续缭绕于所有人耳畔:
“李义,松开南天王西流身上的缚灵绳,朕想听听她费劲心思,想要见朕凭的是什么?”
“诺!”
两道异口同声的应命声落下之后,李义抬手一抖,将金色的缚灵绳收起,随后南天王西流双手抬起,抖了抖身上的衣袍,红唇轻启,声音传出:
“北境新主,你们应该知道,本天王的来历,我来自东极玉枢火府,也就是那大日升起之地。”
话音落下之后,南天王西流抬起头,好似燃烧着烈焰的眸子,继续紧紧盯着赵御的背影,声音再一次传出:
“我玉枢火府一向安居东极,不参与中原纷争,因此北境大帝,你我之间并未有太过不可调的冲突,不是么?”
南天王西流这道言语刚落,赵御后方斜靠在车厢墙壁之上的司马安南,眉头一挑,带着些许讥讽的声音直接响起:
“当初带着整座行宫降临北海之时,南天王阁下可并不是这翻说辞,如果你见陛下就是想要说这些,那就只能说明这一趟,我们来的不值。”
司马安南此言,毫不留情,对于南天王西流,大夏的任何人都不会掉以轻心,毕竟那场北海之战中,化身大日,轰然下坠的狂霸身姿,直到现在,依旧记忆犹新。
“南天王阁下,虽然你来自于玉枢火府,但首先,你这南天王三个字,可是归属于圣庭!”
司马安南继续开口的声音落下之后,其站直身子,向前迈出一步,咄咄逼人的目光,直逼面前几乎和自己一般高的南天王西流,冷厉的声音继续传出:
“吾大夏自一开始便立下规矩,越境者后果自负,所以你要明白,此时你能站在这儿说话,已经是陛下的仁慈。
“毕竟当初商议处置之法的时候,在下虽并未提议直接处决,但是却希望将尔等的天地之桥直接轰碎,轰下凡尘,永世不得翻身!”
轰下凡尘这四个字一出,整个车厢之内的气氛骤然间变得冰冷无比,随后方才被带进车厢之内的听川小道士和少女玉流直接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惊呼声传出。
诚然,对于经历过千辛万苦,九死一生才踏上那座天地之桥的陆地神仙境修士而言,轰下凡尘远比直接杀死还要来得痛苦万倍。
“吾大夏对待敌人,向来不会有什么仁慈之心,因此南天王阁下,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司马安南开口言语的声音之中,愈发冰冷,甚至可以自耳畔听到那些沉沦者于时间海中哀嚎。
随后这位白衣翩翩的年轻人,用目光锁定住面前的南天王,带着翻滚杀意的声音继续传出:
“太行宫内的每一位囚犯,都有一次最后的机会,要么生,要么死,就在今日了断!”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