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黑暗年代
小說推薦無限黑暗年代
艾德蒙爵士能够得到这根赛博坦权杖,还能救回陈重和维维安等人,依靠他这个垂暮老人是不可能的,完全是因为那个服侍了家族多年的机械仆人长老。
一剑乱芳华
长老也是一个特殊的赛博坦星人,说他特殊,一是因为他的体型比正常的赛博坦星人相比较小,二是他并没有变型能力。
事实上赛博坦星球上的生物不少,并不只有擎天柱和威震天这样的变形金刚,还有其他的种类,例如远古异兽利钻魔,以及禁闭当初豢养的机械饿狼等等。
长老就属于一种古老的赛博坦族群,只有跟随飞船来到地球的他还存活着,其他的同类都陆续死在了赛博坦星球持续无数年的战争中。
在艾德蒙爵士进行测试的时候,陈重跟长老交过手,而在地球上生存多年的长老,吸收了来自东西方的格斗技巧将其融会贯通,在这方面他不一定比陈重更强,但除此之外远超任何人。
擅长格斗,行动敏捷,身体又是用特殊的赛博坦金属构成,长老的战斗力并不比任何赛博坦人差,所以在那场惨烈的混战中才能幸存下来。
两种能量造成的巨大爆炸发生后,长老第一时间来到了现场,他虽然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但却不妨碍他将陈重和维维安救走,以及带走了那根重要的赛博坦权杖。
当然长老也在战争中受到了不轻的伤害,这段时间也在自我进行维修,再加上有医疗团队到来,所以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陪伴在艾德蒙爵士的身边。
拿出了珍藏起来的赛博坦权杖后,艾德蒙爵士来到了病房中,望着左右两张病床,他稍稍犹豫了片刻,还是走到了陈重的病床前。
这个选择存在着私心,因为艾德蒙爵士的家族担负着亚瑟王授予的重任,保护梅林大法师的后裔是他的职责。
在不确定这个刺激方式是否有效的情况下,毫无疑问用不重要的人先来测试,这才是最稳妥的方式,而陈重在艾德蒙爵士的心里,远远比不上梅林大法师的后裔维维安。
恪守仙歸 東萊不似蓬萊遠
看着陷入沉睡中的陈重,艾德蒙爵士试着将手中的权杖触碰到对方的额头,可惜毫无效果。
“没有效果?”
艾德蒙爵士很失望,但是他并没有罢手,随后又在陈重身上尝试了多次,直到权杖触碰到了陈重那右臂上的青铜色花纹。
極品小農場
手臂上这些花纹来自那枚古老的徽章,它也是赛博坦十三骑士的标志,当权杖接触到了青铜色的花纹后,立刻出现了让艾德蒙爵士激动的变化。
权杖似乎被I吸在了陈重右臂上,原本黯淡无光的青铜色花纹亮了起来,一道道能量从赛博坦权杖上注入到花纹中,放佛液体一样在上面流转起来。
契约99天:总裁的前妻
看到这种特殊的变化,艾德蒙爵士惊喜的自语道:“竟然真的有效果!”
这种情况持续了足足一个小时,似乎是吸收到的能量足够了,陈重手臂上的青铜色花纹保持着一种明亮的嫩绿色。
虽然的确出现了变化,可是陈重并没有苏醒,艾德蒙爵士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没有冒险在维维安身上尝试。
站在病床边沉吟了片刻,艾德蒙爵士无奈的说道:“或许效果不会出现的这么快,还是先等等看吧。”
艾德蒙爵士失望的离开了病房,陷入昏迷中的陈重从外表上看起来毫无变化,可是他的身体内却因为赛博坦权杖能量的涌入,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作为一个高级冒险者,陈重的身体机能很强,无论是力量、速度和爆发力都远超常人数倍,可是他也因此需要消耗更多的能量。
这次的战斗对陈重造成的损伤前所未见,他不但满身伤痕,失血过多,还失去了一条左臂。
除此之外,在陈重的体内还有毒液这个外星生物的存在,他跟陈重使用的是同一个吸收能量的系统。
艾德蒙爵士给与了陈重妥善的医治,但这种普通的治疗方式很难为陈重和毒液补充足够的能量,所以在能量并不充足的情况下,陈重身体的保护机制自动开启,也就让他陷入到了这种最节省能量的昏迷状态。
阴夫,你不行
鸣天 沉沙四海
如今有了大量来自赛博坦权杖的能量,经过青铜徽章的转化后,已经可以被陈重和毒液吸收,他也就有了苏醒的可能。
深夜的病房中,昏迷了数月的陈重终于睁开了眼睛,并且很快想起了爆炸前发生的一切事情。
醒来后的陈重并未妄动,而是依旧躺在病床上,小心翼翼的观察周围的环境。
“没有被束缚、没有武装守卫和士兵,房门和窗户并没有被锁死……”
通过这些迹象,陈重判断自己并没有落到跟自己有旧怨的美丽国或者其他势力手中,这才稍稍松了口气。
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伤势,看到失去的左臂,陈重也不免有些惊讶,但是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因为他有毒液这个家伙在。
“喂,你还活着么?赶紧把我的手臂修复好。”
听到陈重的呼唤,同样也是苏醒不久的毒液,有气无力的回应道:“我自己也受到了很严重的伤害,暂时还修复不了你的伤势。”
陈重知道毒液就是一个吃货,也知道他需要能量才能恢复,不过既然他还活着,那就不算什么大事。
除了失去了一条手臂之外,陈重的伤势基本都已经恢复了,就被撞断的骨骼和大面积灼伤都恢复如初。
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陈重走到维维安的病床前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异状,也找不到她昏迷的原因。
从窗户跳了出去,还不等陈重去查探这里是何处,一股劲风就向他袭来。
谪仙之君临天下 韩相思
重伤初愈的陈重转身格挡,接下来这记攻击,但感觉却并不好受,因为偷袭他的是一个全金属的机械生命。
“长老?你为什么偷袭我?”看清对方之后,陈重惊讶的问道。
长老毫无偷袭别人后的愧疚感,他耸耸肩道:“我只是看看你恢复的怎么样了,所以试一试。”
既然长老在这里,那陈重也就知道了,自己是被艾德蒙爵士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