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秀之主
小說推薦神秀之主神秀之主
“护驾!护驾!”
钟神秀杀穿神武门之后,并未停下脚步,而是不断向皇宫之内进发。
残存的金鳞军、拱卫帝座的禁军、宫廷内卫……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各种精兵强将手持长枪硬弩,源源不断地围杀上来,几乎是舍生忘死。
万箭齐发!
千矛穿刺!
铁盾成墙!
可惜,对于大宗师而言,这些并没有什么卵用。
钟神秀只是眼神望过去,外放一丝精神威压,普通精兵、甚至是换血武者,就纷纷失去战斗力。
魔兽风云 雾里吻花
他吹一口气,半空中的箭矢便尽数落地,被他轻轻踏过。
至于铁盾墙壁,他轻轻一划,便跟纸糊的一样分开,连带着后方甲士的身体都是如此。
有时候,还有效忠朝廷的宗师,拼命前来阻挡,也被钟神秀随手打死,尸体扔在路边。
皇宫之中,赫然已经血流成河。
嘎吱!嘎吱!
各大宫门角楼之上仓惶尖叫,放下闸门的声音此起彼伏,九重宫门接连紧闭。
但没有用!
钟神秀来到一座大铁门之前,轻轻一模,巨大的宫门就轰然碎裂,现出后方充满恐惧的人脸。
他面无表情,随手一挥,面前便死伤惨重,血肉成泥。
杀破神武门,杀穿汉白玉广场,连闯三座宫门之后,钟神秀便来到了太阳殿。
这是前三殿之一,也是大武皇帝朝议之处。
此时,这皇帝当然不在此处,却留下了一批身穿朱紫官服,也不知道是尚书还是宰相的文官。
“朝廷重地,岂容冒犯?你这武夫,还不退下!”
钟神秀走上台阶,便看到台阶尽头,一名须发怒张的老儒怒声呵斥:“乱臣贼子,以下犯上,青史之上,必有你的昭昭骂名!”
在他身边,还有一个史官,正在奋笔疾书。
任何势力,当灭亡之际,总有那么几个忠臣良将,铁骨铮铮。
虽然……只是极少数。
钟神秀看也不看,随手一挥,这老儒连同后面史官的头就掉了下来。
“尊驾还请住手!”
从太阳殿中,又一位老臣走出:“陛下锐意革新,一扫天下倾颓,如今已经大半功成,眼看天下太平,黎民百姓安居乐业就在眼前,尊驾却偏偏要陷天下入战火,于心何忍?”
“若朝廷覆灭,天下战乱四起,百姓流离失所,死伤将数以千万计……尊驾虽是魔门,但魔门也有其治世理念,并非一味毁灭,不若两方言和罢手,我朝廷恭迎邪王宗各位大才入朝为官……”
“天下苍生何辜?还请尊驾以大局为重……”
……
冷漠复仇冰女王 蓝茗筱
一声声,一句句,的确浩然正气充满,令钟神秀充分感受到了什么叫千夫所指,无疾而终。
这些文官敢来他面前,自然是不怕死的。
但他们就是要将自己的道理,强加在钟神秀头上。
“天下苍生?”
钟神秀略微停下脚步,让一干饱读圣贤书的士子心里一喜,正要鼓动三寸不烂之舌继续劝说,就看到血海中的修罗挥出一掌。
啪!
掌风过处,大批不知道是啥职位的文官便化为漫天肉沫。
“大局为重?”
“特么当初怎么没人对本座说这些?”
此次他既然前来,便是心意已定,听到这些只当放屁。
做大事的人,最忌讳摇摆不定。
比如某两人,在争霸大业即将成功之际,被这种苍生大义坑得卖血卖肾,坑完自己坑下属,坑得不要不要的。
钟神秀绝对不会让自己变成这样的笨蛋。
笔情之情化笔
他双手如持兵刃,无形兵刃接连迸发,很快就将太阳殿杀得人头滚滚,又杀出太阳殿,杀穿中阳殿、少阳殿……
“保护皇上!”
“保护皇上!”
强制君受—本将为攻
等到他要杀向乾阳宫之时,哪怕之前被杀得肝胆俱裂,但仍旧有着忠臣义士,疯了一般涌来。
这便是大武朝的最后一口余气了。
若钟神秀手中是一口寻常刀剑,甚至神兵利器,此时都怕已经杀得手软,刀口卷刃。
‘我杀个屁的皇帝,这种东西只要皇室血脉不绝,杀一个大不了再立一个……’
自从进入内廷之后,钟神秀便按照冥冥之中的感觉,追寻着一道气机。
那是同属于大宗师,也是朝廷最后一位大宗师,皇室大供奉的气息。
对方的气息高渺,如同九天神祇,高高在上,哪怕只是略微感应,钟神秀便知道,这是他前所未遇的强敌!
如此人物,之前没有与那三位大宗师联手围攻他,必然是出于绝对的自信!
水银之血 不祈十弦
自信能只手挽天倾!将他镇压!
皇室大供奉,占据天榜第一一甲子,大武朝最后的定海神针!
‘若不打死此人,今日之行,总不算圆满!’
钟神秀跟随自己的感应,走到了一间宫殿之前。
抬头一看,匾额之上,正是‘乾阳宫’三个大字。
‘巧了,这位大供奉便在此处,莫非是贴身保护皇帝?这皇帝傻的么?还不跑?’
‘又或许……’
钟神秀想到一个猜测,一步踏上台阶。
台阶之上,那原本密密麻麻的甲士,尽皆捂着心脏,吐出一口带血的内脏碎片,割麦子一般成批倒下。
在宫殿大门之前,钟神秀随手杀掉最后一个宗师,揉了揉眉心。
自从神融天地到了巅峰,堪堪触及粉碎虚空之门槛后,他的精神便高度活化。
此时,似乎又往时间长河回溯了更古老的一段,令他能追溯到更多虚空中的信息。
站在此处,一些模糊的画面,就自动浮现在他心里。
那似乎是这座古老的宫阙,所承载的数百年前,甚至上千年前的沉重记忆!
影影重重的片段、模糊的人影、耳边似乎传来了大量的惨叫与呓语……
‘灵感太高,果然也不是啥好事。’
钟神秀吐槽一句,打开了乾阳宫大门。
有些出乎预料的,是偌大的宫阙之内鸦雀无声,竟然只有一个身穿明黄龙袍的中年人,卓立于九龙座之旁,淡然望着进来的钟神秀。
他的一双眸子,如同深不见底的幽井,带着点点紫意,散发出无与伦比的邪异之力,一把极为好听的磁性声音响起:“你不是不死邪帝,若不死邪帝有你一半本事,天榜之上,也没圣僧与疯道人什么事了……”
钟神秀并无丝毫身份被看穿的情绪波动,只是问道:“我应该称呼你为皇室大供奉,还是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