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東之虎
小說推薦遼東之虎
李枭在苏丹的行宫里面像头拉磨的驴子一样来回转,这是苏丹在君士坦丁堡城外围猎的行宫,被李枭蛮横的霸占。
很快,这座行宫将会迎来它原本的主人。
李枭脑子在飞速运转,刀劈斧砍的干掉二百万人,需要极大的毅力以及勇气。这种事情一般来说只能在脑子里面想想,真正赋予实施的那他娘的是希特勒。
即便是希特勒,也是用了几年时间才干掉几百万犹太人。他面临的情况和李枭大不相同,难道说自己也要弄个集中营,用来关押这二百万突厥人,然后再找个机会慢慢杀掉?
思来想去,李枭还是不敢把自己的名字写在人类屠夫的花名册上。一般来说,名字写在那上面的人都没啥好下场。
既然不能杀,那就得想办法安置。
一时之间,哪找那么多房子来安置两百万人。
思来想去,李枭还是拿不定主意。可他得尽快想出办法才行,毕竟他只有一个小时时间。过了这个时间,要么杀光这些人,要么看着二百万人扑向自己的阵地。
绝对不能让这些人靠近自己的阵地,如果不开枪的话,人潮会像洪水一样把自己的阵地冲垮。那么剩下的,只有杀戮。
“哎……!”李枭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苏莱曼二世也是这样有智慧的人。不过话说回来,能坐上帝国王位的,一般来说都不是啥蠢货。
“还等什么?开炮吧,如果他们真的冲过来。会抢夺战士们的枪支,到时候再想遏制住就难了。”敖沧海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火箭炮已经装填完毕,就等着李枭一声令下。火箭炮这东西弹着点散布太他娘的广了,如果再不开炮很容易误伤自己人。
必须得开炮了,不然就没有机会了。
婚然天成:异能宅女玩闪婚 七月之沫
“大哥,开炮吧!”李虎也在旁边劝,这同样是个好战分子。
杀两百万人,对他们来说根本算不得大事。只要不是杀大明人,就算杀光全世界的人,他们也毫无心理负担。
李枭看到孙兴欲言又止,指着孙兴道:“你说说看。”
这家伙遗传了他老爹的谨慎,同时也遗传了他老爹的智慧。
“大帅!”孙兴左右看了看敖爷和李虎,这两位已经急不可待。
“下官觉得,我们应该把君士坦丁堡还给突厥人。我们只需要杀掉奥斯曼帝国的苏丹,还有他们的宰相艾哈迈德就好。我问过俘虏,他才是奥斯曼帝国的智者。”
“放了!你脑子进水了,咱们大老远的来,好不容易攻下君士坦丁堡,你说放就给放了?”
“杀了人家苏丹,人家今后不会来报仇?”
“看过地图没有,君士坦丁堡是多么的重要,只要卡主君士坦丁堡,黑海就是一个湖。谁控制了黑海,也就控制了整个巴尔干和斯拉夫人,甚至是高加索。”
听到了孙兴的建议,李虎和敖沧海俩人差点跳起来大人。征战万里,就是为了这一仗。李枭也说过,这是最后的一仗。今后,大明几乎不会再发动大规模战争。
大明的眼光会放回到国内,积极进行国内经济建设。进一步搞好国内民生!
十六岁的边旁 聆落
最后一仗不把军功捞满,今后再也没有打仗的机会。而且……!俩人都担心,未来在大明帝国,军队的地位会下降。
实际上,整个大明朝都是这么干的。
除了朱洪武时代名将辈出之外,剩余的时间里面,领导武将的大多数是文官。文人政治,催生了让整个华夏为之哭泣的败仗。
例如:土木堡,例如萨尔浒。
军队要掌握在军人手里,而军队的价值则是体现在战争中。这是目前军中所有将领的共识,如果可能他们很愿意挑起一场世界大战。
事实上,大明如今的国力也足够吊打全世界。
墓衛 銘墨
为了保证自己的荣华富贵,杀才们才不介意战火会吞噬多少人。在自身荣华富贵面前,世界和平不值得一提。
孙兴有些紧张,因为这俩人随便一个,都能让他消失得无声无息,好像世界上没有过他这个人一样。
李枭不说话,只是看着孙兴。
“继续说!”
孙兴咽了一口唾沫,脑门儿明显有冷汗渗出来。
“大帅从来没有想过派人来统治这里,其实也没办法统治这里。因为我们的民族不同,宗教不同,文化不同。他们心里想当然的事情,对他们来说却不是那样。
想法不同,造成了我们根本不可能融合。那么,如何保证大军过后,这里不会再成为一个强大国家呢?
下官觉得,印度模式就很好。让庞大的奥斯曼帝国,分裂成许许多多个小国家。甚至,一个部落就能成为一个国家。
而造成这样的局面,最重要的条件就是平衡。不过卑职想,保持平衡的最好办法,就是势力众多。
就目前来看,君士坦丁堡在突厥人手里。他们的军队已经遭到毁灭性打击,突厥人再无力维持一个庞大帝国。
但作为一股地方势力,君士坦丁堡的存在还是很有价值的。这里有斯拉夫人、罗马尼亚人、黑山人、塞尔维亚人、还有东部的库尔德人,阿拉伯人、雅兹迪人、波斯人。
还有高加索的那些小民族,包括差点儿就被灭族的亚美尼亚人。
这么多势力的大杂烩,需要一个搅屎棍。或者说大帅需要几个搅屎棍,亚美尼亚人是一个。因为他们心中充满了仇恨,他们要复仇。
不过对于宗教属性来说,我们需要另外一个搅屎棍。下官觉得,君士坦丁堡人最为合适。因为突厥人,本就是能征善战,又不受整个地区待见的家伙。他们做搅屎棍最合适!”
孙兴说着,看了一眼李枭的表情。
李枭在思索,看到孙兴停顿了说道:“继续说。”
孙兴舔了舔嘴唇:“大帅,下官认为想要一个地方不能持续发展。最好的办法就是战争,持续不断的战争。
而造成持续不断战争的,只有仇恨!我们已经成功制造了库尔德人、雅兹迪人和突厥人的仇恨。现在,我们要制造斯拉夫人和突厥人的仇恨。”
“哦,怎么制造?”李枭明显对孙兴的提议很感兴趣。
“撤军,让斯拉夫人抢劫君士坦丁堡。杀死苏莱曼二世!”
好狠的一招儿,只要斯拉夫人杀了苏莱曼二世。东正教与突厥人信仰的宗教就会形成不死不休的仇恨!
在大明有心的鼓励下,双方肯定会发生战争。
而战争的后果……!呵呵!打吧,尽情的打把。把斯拉夫人和突厥人的财富,全都交给大明。大明会给你们许多许多枪支弹药,用来屠杀对方。
这种掠夺方式李枭喜欢,非常喜欢。大明到时候只要做生意,两手赚钱就好。
如果一方在战场上实力不济,很好办,多卖点儿武器给他们。这样,通过武器的平衡,就能造成地区势力的平衡。
也客观的造成了,世界乱纷纷,大明享太平的独特局面。
很好,非常好!李枭喜欢这个计划!
“很好,这个计划不错。这些年跟在我身边,你也出息的不错了。这件事情完了之后,外放你个官儿。到时候,你想去哪里可以和我说。”李枭点头首肯,敖沧海和李虎在一边着急却没有办法。
无论他们心底究竟是怎么想的,李枭的决断才是最终决断。
“多谢大帅!”孙兴深施一礼。
“既然是这样,那就让苏莱曼二世来见见。我也看看,突厥王到底怎么个人模狗样儿。”
“哼!”敖沧海冷哼一声,他对这个计划非常不满意。
苏莱曼二世坐在地上,眼睛闭着不说话。
这一个小时,将是决定突厥人命运的一个小时。虽然心里想着,大明人不敢把身后二百万君士坦丁堡市民干掉,可终究还是心里还是没有谱。
毕竟,现在刀把子握在人家手里。人家想要怎么办,那就怎么办。
千言万语一句话,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醫道官途 石章魚
明军军阵中驰出一队骑兵,旗手手中高举一面大旗。红底黑字的明字大旗,随着海风猎猎作响。
“谁是君士坦丁堡之主!”孙兴高喝一声,立刻有舌人把他的话翻译出来。
苏莱曼二世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骑在马上的年青将军。听说明军的大元帅也很年青,难道就是眼前这个人?
“我是苏莱曼,你是大明国的大元帅么?”苏莱曼二世淡淡的说了一句。
孙兴没用舌人翻译,就指着苏莱曼二世:“你,跟着我到大帅面前回话。”
苏莱曼二世站起身来,掸掸身上的尘土。喝止了要跟随的侍卫,跟着孙兴的马后面走进了明军军阵。
这是蓄意的羞辱,战马在前面踢踏起烟尘,苏莱曼只能跟在马屁股后面吃灰。路很长,苏莱曼二世却走得古井无波四平八稳,脚步均匀快慢一致。
果然,一国之君就是要有一国之君的气度。奥斯曼帝国能够建立传世数百年的王朝,绝对不是侥幸。
炎炎烈日下走了很久,苏莱曼二世脸上的汗混合着烟尘。顺着鬓角流淌下来,这让他显得有些狼狈,可他还是坚定的走着,颇有一副慷慨赴死的架势。
既然跟着明军来,就有不要命的准备。既然连命都不准备要了,仪容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跟随孙兴,他来到了君士坦丁堡城外的夏宫。
这是他每年避暑的地方,今年初夏的时候,他还来这里避过暑。没想到,仅仅几个月之后,他居然成了阶下之囚,再次来了这里。人生际遇无常,已经不足以说明其本质。
那个时候,奥斯曼帝国还是猛将如云悍卒如雨,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今天。而且最为诡异的是,那时候奥斯曼帝国正是蒸蒸日上,甚至连战争的压迫感都没有。
谁能想到,仅仅几个月之后。偌大的帝国就已经土崩瓦解!
一切都是这么快,按照苏莱曼二世的惯性思维,从阿达纳行军到君士坦丁堡都没这么快。
——————
对于行宫,他比李枭要熟悉得多。
来到正殿里面,他看到了李枭,还有李枭身后的李虎和敖沧海。
“你就是苏莱曼?”李枭看着苏莱曼二世。
“我是苏莱曼,你可以现在就杀了我,但请放过我的臣民。”苏莱曼二世听了舌人的翻译,对着李枭深施一礼。
“起来吧,一国之君不杀他国之君。我虽然不是大明皇帝,但这点儿风度还是有的。这里本来就是你的行宫,请坐!”李枭很客气的示意。
苏莱曼二世坐下,不明白李枭为什么会这么客气。
“你肯定知道我来这里的原因,我曾经给过你机会。我派出使者来跟你谈,想用和平的方式,获得一些阿拉伯土地。那些都是海边的沙漠,我觉得可以用利益交换来取得。
可是你不愿意啊!杀了我的使者,还把头给我送回来。你这是在挑衅,挑衅我的忍耐程度。很可惜,我这个人不怎么喜欢忍。
所以,我来了。所以,你的帝国就变成了这样。你的人民生灵涂炭,我的大明,花了很多冤枉钱。
你说,这是何必呢?明明靠谈判可以达成的协议,非得我带着大军来征讨。”
“大元帅阁下,其实当初我也想谈判。可是我的那些将军们,他们不喜欢帝国的土地被异教徒占有。而且,您派来的使者也实在太过无礼。
他们不但在多普卡帕宫里面喝酒,还嫌弃我们的提供的牛羊肉不好,偏偏喜欢吃猪蹄。
真人
您不知道,酒对我们的教徒来说是原罪,猪肉更是我们厌恶的东西。所以,他们才会被杀头。
有人告诉我,说你们大明人喜欢落叶归根。所以,我才派人送回尸骨。可惜,那些人嫌麻烦,只是把头送了回去。”苏莱曼二世,好像是在辩解。
“哦,原来是这样。”
李枭挠挠头,这两个混蛋还真该死。在慕斯林的王宫里面喝酒,还他娘的要吃猪肉。这俩货的所作所为,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
作死!
看起来,大明外交官的素质的确有待于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