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袭击发生在凌晨两点钟。
先是庄园外接的市电线路被切断,主楼及附属平房的灯光以及路灯一时间熄灭,庄园陷入一片黑暗。
连续三响听着沉闷的枪声,在静寂的夜里却格外的清晰。
地下储藏室还没有从里面关闭起来,隐藏的通风口接到庭院隐蔽的角落里,曹沫他们能听到枪声是从工作人员住宿的平房方向传出来。
不出意料的,那边的备用发电机没能正常启动,海盗是照惯例制造黑暗引起更大的恐慌。
“开始了!”
斯塔丽这一刻美丽的眼眸里却敛着兴奋的光芒。
微光监视设备早就侦察到海盗快艇停在距离湖岸不到一公里的诺奎湖中,地下储藏室这边另有备用电源,照明没有受到影响,但为了迷惑海盗,地下储藏室之外目前只能将有限的手电筒以及应急照明灯拿出来用——下一步就是紧急将停放在主楼左右的车辆发动起来,用车灯将海盗进攻的道路照亮起来。
斯塔丽与苔雅走出地下储藏室,去跟外面的作战人员会合,准备组织阻击。
自带备用电源的的报警系统很快就发出尖锐的响声,曹沫他们在地下储藏室里听到枪声大作起来——海盗还没有进入微光监视摄像头的范围,他们围站在监视屏幕前,只能看到无数子弹在夜空之中穿梭,仿佛火链。
极品追美系统 大叔无敌
还有四名贴身保镖与其他文职情报分析人员都留地下储藏室里,守在他们身边。除此之外,有三十名作战人员跟随斯塔丽、苔雅、杜甘杰三人在庄园里组织反击——雇工以及建筑队的工人只能安排退回到平房里。
在庄园之外,有四辆防弹车载着三十名作战人员,在小库斯基的率领下,潜伏在庄园两翼的邻居村落里;为了迷惑对方,在形势出现失控的征兆之前,他们携带一部分在许可之外的重武器不会贸然出现。
而为防止忙中出错、枪支走火误击,地下储藏室除了保镖、经过训练的情报分析人员以及经常玩枪的谢思鹏、黄鹤斌、小塔布曼外,其他人都只是穿上防弹衣,没有拿枪。
说实话,这样的事发生了,有过参与枪战经验的还好一些,张朝阳、梁思钱、李齐虑等人脸色都有些发白,能控制住自己紧张的情绪不吭声,就已经算是相当镇定了。
没有提前通知警方,所以现在也不清楚警方的增援什么时候能赶到。
当然,之前担心科托努警方因为一贯的作风行动缓慢、不够积极,三天前曹沫还特意造访警局,跟科托努警局高层进行了一次愉快之极的会谈。
曹沫在会谈后还表示将捐赠一百万美元,为科托努警局新建一栋办公楼。
这时候他只能默默祈祷科托努警方能为这一百万美元,尽可能克服懒散的作风,更早赶到增援。
小塔布曼已经联系上贝宁海军负责人,告之庄园遭遇不明武装势力来自诺奎湖上的袭击,请求海军派出增援。
为清除几内亚湾海域的海盗,塔布曼安全顾问公司跟贝宁海军的合作开始最早,之后联系一直都很密切,现在都直接邀请几名海军高级军官担任塔布曼安全顾问公司的高级顾问。
不过,贝宁海军就算第一时间将诺奎湖东南军营两艘巡逻舰派出来,最快也要在一个小时后才能进入诺奎湖;在拟定的计划里,主要还是指望这两艘巡逻舰能恰到好处的拦截住海盗撤退的后路,
当然,为了不打草惊蛇,庄园里没有调入太多的作战人员,除了两具火箭筒外,也没有直接部署其他的重武器。
魂生思寂
相比较塞隆.巴德利与“司机”第一次进来踩点,庄园内部利用这几天的建设,做了许多地形上的改变:
比如说湖岸到主楼之间,开挖几条浅水渠说是增添庄园内部的水景,其实是为了将海盗从正面袭击的通道限制在主楼通往湖堤的主干道上。
比如说将建筑垃圾倾倒到东侧那条小河里,防止高速快艇有可能小河口深入,使主楼直接暴露在火箭筒的有效射程之中。
以往的报道里,将奎科妥思大劫案里的海盗描绘得非常的凶残、训练有素,做了这么多的部署,现在直接大规模的袭击,看到很多黑影进入微光探头覆盖的范围之内,曹沫也是紧张得心脏都快提到嗓子眼,只是故作镇静的盯着监视屏频。
事实上之前的理性分析没有差,海盗再训练有素,也是乌合之众。
埃文思基金会不能暴露他们跟海盗的关系,只能通过极少数人去控制这支海盗势力,可以提供必要的资金以及一些比较高端的枪械设备,却不可能对所有的海盗进行正规而严苛的训练。
三四十名海盗从两艘高速快艇上岸,沿着接湖的主干道往主楼这边蜂拥而来,都没有意料到这边会快速有效的组织反击拦截,就想着赶在警方增援前第一时间占领主楼,可以说是毫无防备的进入十数作战人员的射击覆盖范围之内。
十数支自动步枪一起扫射,几乎是眨眼间的工夫,有近一半的上岸海盗被打倒,剩下的人仓促间卧倒或寻找掩护进行还击,却很难再前进半步。
子弹在半空中曳过,仿佛火花在夜色深处绽放。
双方各寻掩体互射,很快就有海盗直接在快艇甲板上扛起火箭筒发射。
侯門嬌,神醫庶妃 挽千秋
不过,湖岸到主楼有近五百米,火箭弹落在主楼南侧二三百米,除了有可能威胁第一道防线外,更多还是叫主楼里的人心惊胆颤。
而主楼这边安排了两名狙击枪手,但看到两名海盗扛着火箭筒上岸躲到掩体后,这边开出两辆用钢板进一步加强的防弹车,直接从狭窄的射击通道冲上前去,自动步枪扫射一通,扔出手雷将火箭筒连同射击手一起摧毁。
左翼有更猛烈的爆炸声传来,曹沫切换镜头,借助微光探头看到小河口方位,一艘快艇陷入升腾而起的火焰之中。
很显然海盗想着利用小河口更接近主楼,但被河底堆积的建筑垃圾卡住,无法进退,等待他们的则是这边安排两架火箭筒。
虽说火箭筒不在塔布曼安全顾问公司的合法装备之列,但曹沫相信在发生今天的事件之中,贝宁当局会体谅塔布曼安全顾问公司小小的逾矩。
等到贝宁警方呼啸的警铃声由远及近,海盗用火箭筒仅成功的射中过主楼一次,火箭弹却非常精准从曹沫睡觉的主卧窗户射进来,剧烈的爆炸令藏身地下储藏室的曹沫他们感到大地都在震颤。
任性的青春岁月 本人是名帅哥
监控探头在爆炸中被破坏,斯塔丽在外面指挥,禁止他跟周晗走出地下储藏室,曹沫只能通过对讲机掌握外面的情形。
前后激战超过二十分钟,警方才增援过来,海盗们丢下数十具尸体,乘着两艘快艇以四五十节的高速,飞快的逃离现场……
…………
…………
“我们这边作战人员损失了六人,受伤有十二人,另外庄园里还有三名雇工在发电机房被潜进来破坏设备的海盗杀死、两名雇工被流弹所伤。伤亡比预料中要大得多,主要是没有想到海盗快艇里还藏有一架速射机枪。为摧毁海盗上岸的一架火箭筒,一辆防弹车的侧面被速射机枪几乎撕成粉碎,三名射击员连同驾驶员都没能活下来……”
确认两艘快艇逃出诺奎湖,其中有一艘快艇被贝宁海军的巡逻艇击沉后,曹沫才被允许走出地下储藏室——因为探头被爆炸摧毁的原因,他们藏在地下储藏里没有看到后半截激战的情形,只是通过对讲机跟外面联系。
这时候听斯塔丽说起交战的伤亡情况,曹沫也有些感到后怕。
说到底还是这股海盗完全没有防备踏进他们埋伏好的陷阱,特别是刚开始,差不多有二十名海盗毫无防备的被射倒,打乱掉他们的阵脚。
要是海盗早有防备,或者准备得更充分一些,一开始就从调来汽车,将速射机枪架上去开道,又或者说海盗装备的这架速射机枪更先进一些,架在快艇上也能将主楼覆盖在射程之内,又或者说警方的增援再拖延十几二十分钟,这边能不能成功的将海盗挡在主楼外都是很难说的事情。
科托努警局现场指挥官既震惊又紧张的走过来,带着难以自信的神色看着庄园内的一片狼籍,非常不知所措的跟曹沫说道:“Mr.曹,市长正在跟总统先生紧急通话,随后就会赶过来——发生这样的事,我们……”
跑路者
“你看我的手还在发抖,市长先生过来,我会让我的安全事务助理见他,希望市长先生能理解,今晚对我们这些人,真是个难熬的夜晚!”曹沫没有心思去应付科托努的市长,而照着既定的计划,他应该停止后天跟副总统帕帕托博在科托努的会面安排,等天亮确认道路安全后,先直接撤到奥古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