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
小說推薦無敵從老婆重生開始
363
褚月恒现身,带着江沉的一众狗腿子切片神帝,已然将他们驯的服服帖帖。
这些狗腿子之间,也是地位分明。
萬法誅天
地位最高的就是陆文彬,他是第一个全心全意投靠江沉的人,余下的便是敖神火,敖挽和戒色和尚。
江甲乙丙丁戊五人地位最低。
至于幻真和尚不算,他是鬼,已经被江沉和其他活人区分开来。
哪怕敖神火觉察到眼前神殿的不寻常,他也不敢在陆文彬面前造次。
“先前切片神帝知识尚未消化,现在我们最应该做的是慢慢消化吸收这些知识,提升智慧,提升实力。”
陆文彬看着敖神火那略有不甘的眼神,便再度说道。
敖神火猛的打了一个激灵。
此刻,他发现甲乙丙丁戊等五个讲师,早就围成一团,小声的讨论着。
先前的溃败并没有在他们的心头留下任何痕迹,当务之急就是消化切片神帝的知识。
眼前的机缘再大,也大不过亲手切片神帝这个机缘。
“敖神火,看来你果然是个依靠背景的废物,比我们差得远了。”
她貓了貓
当即,陆文彬不再理会敖神火,而是凑到甲乙丙丁戊五人那个圈子里,开始激烈的讨论。
敖挽和戒色和尚也凑了过来,不过他们都是学生,不是讲师,所以插不上话。但是讲师的见解和理解都在他们之上,哪怕是在一旁旁听,都让这两人获益匪浅。
敖神火呆了半天,也赶忙凑过去,加入到其中。
在神界流传着这样一句话,神通有限,智慧无穷。
只要拥有足够的智慧,那么想要多少神通,通法,术法,都会获得。
切片神帝就是一个增加智慧积累的过程,而现在的讨论,便是激发智慧。
几个活人讨论的热火朝天。
另外一边,幻真带着邢一善,李万姬,壮鬼不断的收编隋歌的鬼军,能收就收,收不来就直接杀了。
本来,还有小部分鬼军反抗,但是幻真和尚一记大威天龙,便统统服了。
……
不知道过去多久,江沉才从沉睡中苏醒。
他狠狠的伸了一个懒腰,从龙车里走出来。
“江少!”
陰墓陽宅
陆文彬等人见状,赶忙停止讨论,朝着江沉行礼。
虽然几人都意犹未尽,但依旧不敢继续讨论了。
“你们继续讨论,我听的挺好。”
其实江沉很早就睡醒了,只是赖床赖到现在,被一泡尿憋的不得不下车。
几个狗腿子这才放下心来。
江沉虽然有第六感辅助,自己也爱动脑子,但是一人的思维终究有限,陆文彬等人又是诸神大学的讲师,他们的想法也完美的填补了江沉的不足。
当即,几人便又开始顺着先前的思路和想法讨论下去。
江沉躲到龙车后面放了一通水之后,便在一旁听的津津有味,时不时的也插了那么几句嘴。
“哎?”
突然间,江沉抬头看向那座神殿,忍不住说道:“谁在那方了这么大一口棺材?”
“江少,您也看出那是一口棺材了?”
敖神火立刻打起精神,凑到近前说道。
“真晦气。”
江沉撇了撇嘴,一脸嫌弃的说道:“怎么驻扎在一口棺材旁边,走走走,赶紧走!”
敖神火赶忙说道:“江少,隋歌本来就是一个稀松平常的天才,他的一切机缘,大概都是从这口棺材里拿到的,我们确定进去看看吗?”
“隋歌的机缘?”
江沉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道:“被狗啃过骨头你还要去啃两口?”
敖神火呆呆的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虽然他觉得江沉这个比喻不恰当,十分不恰当,但又不知道该从哪里反驳。
“江少,以隋歌之能,恐怕那棺材神殿里真正的宝贝不见得能得到……”
这个时候,陆文彬也在一旁插话。
“怎么,狗一口没咬下来的肉,你还想捡起来再去咬几口?”
江沉斜着眼看陆文彬,还是一脸嫌弃。
陆文彬苦笑着摇头,被江沉这样一说,他对这棺材神殿也失去了兴致。
“走了。”
江沉跳上龙车之前,回头看了一眼那棺材神殿入口,嘴角闪过一抹冷笑。
他分明看到,一双幽绿色的眼睛,正透过那黑洞洞的大门,死死的盯着这些人。
棺材神殿里,还有其他活物,正是隋歌的化身。
在第六感的提示之下,再加上已经化作金色火焰的黑火加持,江沉一眼便将那漆黑如墨的黑暗洞穿,看清楚棺材神殿中的一切。
江沉故意说那是被狗啃过的骨头,不过是为了气隋歌而已。
被狗啃过的骨头?如果真的是惊天动地的宝贝,哪怕是被狗吞进肚子里,江沉也会去把狗捉来,剖开狗肚子据为己有的。
輕雪落悠歌 昭漣亂雪
江沉没有带人冲进去,就是因为他觉得棺材里是一个陷阱。
而那种傀儡术,江沉也已经摸索到关键之处,便是用他人尸体来炼制傀儡。
魔獸英雄
棺材里本来葬着的那个强者,恐怕已经被隋歌炼制成傀儡了。
他们这些人进去了就是送人头。
至于他为什么不出来……应该是还有一些限制。
惹不起就先别惹他。
看着江沉牵着龙,坐着车扬长而去,棺材神殿之中传出愤怒的咆哮和哗啦啦的铁链声。
那已经被隋歌炼制成傀儡身的古尸,正被一条又黑又粗又长的铁链锁着,无论如何也挣脱不开,更别说是走出棺材了。
撿個美女的煩惱
……
“那棺材里确实有一件宝贝。”
江沉的两只眼睛里,燃烧着金色的火焰,方才那惊鸿一瞥之下,他已经看到藏在暗中的古尸。
“什么宝贝?”
陆文彬赶忙问道。
“锁着那具古尸的铁链。”
江沉吧嗒了一下嘴巴,道:“虽然是黑色的,但其中却透露出一分金色的光泽……若是带回去好好打磨一番,应该是一条又粗又大的金链子。”
说话之间,江沉轻轻的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显然对那条蒙尘的大金链子眼馋不已。
“要不咱们回去,想办法将那古尸解决了?”
我的初恋史
陆文彬说道。
“不要。”
江沉摇了摇头,“那具古尸已经拥有近乎神君之力,我若是进去,必然会惊动我师父。”
“我师父现在最应该做的,是全力消化切片神帝所得,而不是浪费这些精神在我的身上。”
“先不管他,反正这整个秘境都是我的了。”
江沉咧嘴一笑,“只要他留在这里,迟早会落到我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