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武皇
小說推薦不死武皇
“尾榜刷新了!换人了!”
六零奋斗俏军妻 燕久久
“尾榜变动最大,刷新不是很正常吗?”
“问题现在上榜的人不正常啊,你们还记得剑辰那小子吗?”
“有点印象,记得好像是如诗师姐较为看重的一个内院弟子,但想来也不算什么人物吧?现在前五十榜单已经算是比较稳了,以剑书师兄的实力,还是能够阻挡下许多弟子上榜的脚步!”
“不管这剑辰是什么人物,应该算是侥幸吧,我想很快又得刷新榜单了。”
……
榜单刷新,引起众议。
因为剑辰名气不大,却能入榜,倒是吸引了不少弟子,现在五号斗武场开始陆陆续续增加围观者。
此时,林辰立身武台,静候待战。
当榜单刷新,立马便有人揭榜。
“剑辰师弟,请赐教!”一位青年飞身跃入斗武台。
剑唐,同样是龙剑阁龙榜上高手,拥有一品半仙修为,而且底蕴深厚,怕是已经接近二品半仙实力。
庶謀
“果然很快就有人抢先出手了。”
紫陌鬼录 紫陌红绸
“这小子确实太嚣张了,我要是有实力,也想上台教训这小子!”
“是不是真材实料,这一战便能知晓了,不过我看这小子第一轮就得被踩下去了。”
高冷阴夫 钰引
“剑辰本来就是一个内院弟子,能够一时上榜,也算是一份荣耀了。只是这份荣耀来得快,去得也快,而且还得罪上了剑书师兄,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
众人纷纷数落,分明没有正视过林辰的实力。
剑书阴沉着脸,暗中传音道:“唐兄,你我交情也算是不浅了,这小子当众折我颜面,定要帮我好好修理这小子!”
“放心,这小子不会再有侥幸了!”剑唐暗暗点头,便假心假意的对林辰笑道:“剑辰师弟,没想到多日不见,你的修为竟然精进如此之多,不愧是如诗师姐所看重的人才。”
“一般一般,只是侥幸而已。”林辰谦虚道。
“你也还知道是侥幸,你现在是要主动认输,还是本少亲自踢你下台!”剑唐神情傲慢的问道。
又是个狗眼看人低的东西,林辰立马又对剑唐无感。
作为尾榜的话,是上榜的一道大门,挑战者众多,就像是之前的剑书一样,只要期限之内在榜,就会面轮着持续车轮战。
毕竟除了剑书之下,在剑宗还是有许多一二品半仙高手,都想着在排榜结束之前争先入榜,所以尾榜竞争是最为激烈的。
林辰心知挑战者众多,而且都不服自己的实力,可不想没完没了的跟这些小角色斗下去,所以林辰上榜首战决定杀鸡儆猴,以剑唐立威。
不由,林辰便淡然一笑:“每个人都会对自己有信心,这信心可以有,但可不能过于自负了!尤其是身为剑者,更该懂得如何尊重每一位对手!”
“本少的尊重是给予光明磊落之人,而不是像你这个卑鄙阴险的小人!”剑唐毫不客气的讽刺道:“先前剑书兄弟轻敌大意,被你侥幸占了便宜,但本少现在可是有备而来,你最好有出局的觉悟,而且像你这么嚣张的人,本少也很难把握轻重!”
“师兄随意!”林辰负剑道。
“那可不是随意!”剑唐面色骤冷,浩瀚剑意迸发,如同风暴大海之势,凶猛无情的席卷压向林辰。
众人唏嘘,有准备就是不一样,一出手剑唐便动真格。
但见林辰,却是纹丝不动,视若无睹。
“这小子还在装吗?”
“装什么装,估计都吓傻了吧?”
“依我看,待剑唐师兄真正出手之前,这小子就得先跪地求饶了。”
……
瞬遙旅行文 希瑩
众人纷纷鄙视,完全没把林辰放在眼里。
剑唐见林辰竟然无视自己的剑意威慑,感觉颜面有些过意不去,便藐视道:“师弟,别说做师兄的欺负你,你现在弃权还来得及,不然本少一出剑,那可就收不住手了!”
“我说了,师兄随意。”林辰不以为然。
“装逼东西!一剑就废了你!”剑唐暗哼一声,长剑一凛,周方势流急剧呼啸,连着空气都似乎弥漫着火辣辣的剑气。
风绝!
一剑绝空,凌厉无极,宛如霹雳横空,势流湮灭,凶绝无情,凛凛直袭林辰而来。
剑已出鞘,锋芒冠绝。
然而,林辰依旧稳如磐石,目空一切。
“虚张声势!”
众感不屑,觉得林辰纯属装逼,一剑必败。
剑唐双目冷厉,攻势恶绝,犹见林辰依旧无视自己攻势,心生恼怒:“真挺会装的,看你怎么接本少这一剑!”
咻!~
锋芒逼至,势流如刃,凌厉直逼林辰面门。
说时迟,那时快!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沉寂中的林辰,突然眼中绽放寒芒,不慌不忙,不偏不倚,一剑横出,平淡之中带着十足暗劲,截向剑唐锋芒利势。
败!~
众人已经感觉毫无悬念,甚至脑海里联想到林辰被一剑惨败出局的情景。
铛!~
锋芒激碰,本是得意不屑的剑唐,突然意识到不对,神情布满骇色。
嘭!~
鬼娃笔记 慕蓉小杰
锋芒连同凛冽势流,瞬息破灭。
“啊!~”
剑唐失声惊叫,宛若麻袋似的翻身震飞,直接跌落在斗武台上。
反之,林辰依旧原地不动,横手负剑,孤傲屹立,威震全场。
败是败了,可败得竟是剑唐,而且还是一剑妙败。
“这…”
全场再度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一个个瞠目结舌,呆若木鸡,像是一个个石雕般僵立着,结果带来的巨大反差感,再一次冲击着他们的心灵。
“这…这怎么可能!?”剑书大跌眼舌,难以置信,即便是他面对剑唐,也做不到像林辰这般轻松随意一剑秒破。
难不成,林辰的实力还能比自己更强?可这怎能让人接受?
护台监督者又是愣了好久,神情错愕,反应过来之后才匆匆起声道:“剑辰,胜!”
“我的天!这真得是剑辰获胜了吗?”
“幻觉吗?你们都看清楚了吗?”
“看得很清楚,可就是不知剑唐师兄是如何败的?”
“剑辰只是一个内院弟子,这才时隔多久,为何修为战力竟能提升如此诸多?难道之前不是剑辰侥幸,而是真凭实力?”
“太强了,就是剑书师兄出手,也未必能够如此轻松击败剑唐师兄!”
“又是侥幸吗?”
“问题是,你们觉得还会是侥幸吗?”
年少青春八零末的我们
……
全场暴惊,心如狂澜,极度震骇,所有人都完全低估了林辰的实力,也打足了在场所有人的脸,一个个深受打击,怀疑人生。
“该死的!这剑辰怎么那么强?”
“这实力,都能跟全盛时期的剑书一拼了!”
“那我们上榜岂不是更无希望了?”
“磨!车轮战!继续磨!倒要看看这小子能不能吃得消?”
……
那些挑战者也是气得恨恨切齿,还以为对付林辰极其容易,想不到竟然碰上个刺头了。
剑唐也是败得一脸懵逼,更是倍感羞耻,狼狈起身,咬牙怒道:“剑辰!你真得好生卑鄙!你就是这么待你师兄吗?”
“别人如何待我,我便如何待人,难道师兄你觉得你为人很高尚?”林辰嘲讽道。
“很好!别以为打败我,便可高枕无忧,在场有的人是挑战你,你就别想在榜单上站稳脚!”剑唐恼怒成羞,自然也无权再去挑战林辰。
壹紙當婚
林辰也感受到场下浓烈的伙药味,看来一剑挫败剑唐还不够立威,估计又想跟自己来怼一波车轮战。
虽然林辰嫌麻烦,但场下这些挑战者不知趣的话,林辰还是很乐意出手打脸的。
“下一位,还有哪位师兄要赐教?”林辰沉朗道。
“谁先?”
众挑战者面面相觑,毕竟林辰正值气盛,谁先出手谁吃亏。
“剑逸!领教师弟高招!”一位青年跃上斗武台。
暖妻真爱
剑逸!
也是龙榜上高手,比剑唐排名高上一名,同样也是一品半仙修为,但比剑唐的实力要强上一筹。
二品半仙强者确实有,只是要消磨林辰的元气,必须得等到适合的时机。
比如是剑书的话,下榜之后也能继续发起挑战,但必须得三轮过后。
剑书虽然对林辰的实力感到忌惮,但也不想就此放过林辰,便趁着闲空之时,服用药丹,先行恢复消耗的元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