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原始人
小說推薦我是一個原始人
下雪了。
细碎的雪花从天空之上,细细密密的砸落下来,落在人的脸上,显得生疼。
这样没过一会儿,这些细碎的雪花就已经变大了,纷纷扬扬的往下洒落,一眼望上去,景色极为的美丽。
哪怕是韩成等人,是一群北方人,早已经见过了雪花,但在如今的这个时候,见到今年第一次落下的雪,还是忍不住的为之感到兴奋。
只不过,这样的兴奋并没有持续太长的时间,很快就被担忧与一些悲伤所给取代了。
巫的病情更加严重了,胃痛加剧是一点儿,饭吃的也更少了。
更为重要的一点儿,也是让人最为担心的是,在最近一段儿时间里,巫有些时候会出现呕吐的现象。
有些时候,刚刚吃过饭,还没有来得及做上别的什么,那些吃下去的饭,就已经被呕吐出来了。
甚至有两次,韩成还在巫的呕吐物之中,发现了一些血的存在。
虽然量不是很大,但这样的景象,还是让韩成为之感到极为的担心。
对于巫的这种情况,感到担心的,不仅仅只有韩成,还有亮这个部落里医者。
此时此刻,面对巫的这种情况,作为部落里第一医者的他,再一次的感觉到了自己的无力。
看着被病痛折磨的、令人敬爱的巫,他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是不断地用三七这种神子所说的药物,煎药给巫喝。
因为神子说,三七这种药物,补血特别的好。
同时在吃饭的时候,让巫吃的更为柔和。
尽量不要去吃烤肉之类的硬东西。
尽量吃肥肉,那些瘦肉的话,就将之给砚成沫做粥喝。
相对于韩成等人的担心,巫这个得病的人,反而要显得淡然的多。
不仅看不到什么愁苦,反而不时还会对韩成等人进行安慰。
他笑着对韩成等人说,让他们不用担心。
至少在没有到达起点居住区的时候,他无论如何都不会死掉的。
因为他还没有到达起点居住区,没有看过这个属于自己部落一部分的东西。
在此之前,哪怕是撑着一口气,他也要撑到哪里,去亲眼看上一看,才会甘心。
听到巫这样说,韩成等人又心疼,又是放下一些心事的同时,忽然之间就不想让队伍行走的那样快了,想要延长一些队伍到达起点居住区的时间。
这样的话,或许巫就能够在路上,多过上一段时间。
当然,心中想是这样想,韩成等人,还是依照原来的速度,朝着前面行去。
相对于让巫在路上多过一段儿时间,他们更为担心巫会真的撑不住,在路上离去。
这样的话,对于巫来说实在是太残忍,太遗憾了。
队伍并没有因为雪花的落下,而停止不前,而是在雪中继续前行。
大雪纷纷扬扬的洒落下来,没过太长的时间,天地之间就变得一片苍茫了。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一片的白。
这种白,还在持续不断的增加着。
大雪之中,一行人越行越远,最终与着飘飞的雪花,以及大地上的洁白,融为了一体,彻底的分不出了彼此。
大雪落下的第二天,韩成等一行人,终于来到了位于草原边缘的起点新居住区。
看着那同样被一层雪花所覆盖的房屋,远行至此的众人,很多都忍不住的松了一口气。
他们终于到了这里。
虽然这里并没有人,但他们却可以在这里多多的休息上一段儿时间。
转了一圈,确实是没有人,因为到了这个季节,起点居住区的人,已经驱赶着牛羊马匹这些牲畜,前往山中去躲避严寒,过冬去了。
留在这里的,只有当初韩成他们在这里所修建的房屋。
巫一开始的时候,是不知道这些的,所以在见到房屋出现在前面时,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但在听韩成等人说,这里已经空了,生活的这里的人,这个时候前往了别处,巫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
不过,他很快就变得坚定起来了。
都已经到了这里,那么不论如何,不论自己部落的这些人到了哪里,他都一定要去看看!
虽然这里也是名义上的起点居住区,但是这里没有自己部落里的孩子们,以及部落里的牛羊。
这里也只是一个空空的房子而已,对于他来说,这并不是真正的起点儿居住区。
起点居住区,说的不是建设在这里的房子,而是部落里的人。
人在哪里,那么青雀部落以及青雀部落分出来的诸多分居住区,就在哪里。
众人在这里休整了两天,两天之后,就再一次的离开了这些房子,朝着苍茫一片的大草原而去。
本来的时候,韩成是想要让圆,带着圆与巫的女儿,以及小豌豆,小黄豆等这些人,与另外一些人在这里停留下来,等着他们回来了。
但是,圆等人都不想这样做。
就连小豌豆儿,小黄豆,这些人,也一样是不同意,都想跟着一起去。
到了现在,小豌豆和小黄豆韩成的两个儿子,也都已经长得老高了,到了开始懂事的年龄了。
春懷 紅塵紫陌
平日里,他们与巫的关系特别好。
特别是小豌豆,没少与巫一起玩耍,真的是将巫当成了爷爷一般的存在。
这个时候,巫看起来更加的虚弱了,他论如何,都想要在巫的身边待着,陪着巫走上这样的一段路程。
不要说前面是风雪了,哪怕就是下刀子,他也一样要跟着过去!
圆还有圆的小女儿,这些就更不用说了。
从血缘以及其的一些关系上来说,她们与巫更为的亲近,更加舍不得这个时候离开巫。
所以在经过了一番的商议之后,队伍里的人,还是一个不落的全部都出发了。
风雪会阻碍前行的速度,哪怕是早在过来的时候,韩成就已经让人准备了爬犁这些东西。
但是在这个时候,面对着这些风雪,韩成等人的行进速度,还是变得慢了下来。
毕竟在这样的风雪之中前行,就算是拉着爬犁的马匹这些,行动也一样会受到限制与阻碍。
巫坐在耙犁上面,身子上面盖着厚厚的被褥,以及光滑柔软的皮毛。
整个队伍之中,就数他的爬犁上最为的暖和。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巫现在的身体,变得很是虚弱了。
在如今的这种气候之下,如果再不注重保暖,那对于巫来说,实在是太过于残忍了。
一旦发生一些什么意外,那么巫想要坚持着到达山中的、部落所在地,就更加的困难了。
一行人在白茫茫的雪地上不断的前行,留下了一道道的痕迹。
九重薇 梨花落落
这些细小的痕迹,又组成一条更为宽阔的痕迹,在这茫茫的雪原之上不断的向前延伸
带着希望,以及部落里人的心意,同时还有挥之不去的悲伤……
巫还是感冒了。
哪怕是韩成等人,已经格外的注意了。
巫还是染上了风寒。
呼啸的寒风,以及地上白的耀眼的雪,对于身体虚弱的人,是真的一点儿都不客气。
没有无半分的情面可言。
在这样的天气里,身体本就虚弱的人,更加容易燃上风寒,被它们所侵蚀。
哪怕是在发现巫有发烧迹象的第一时间里,随着队伍而行的亮,就已经用柴胡,以及其余的一些治疗感冒的药物,为巫熬制了药汤,然后让巫喝,还是没能将这次的风寒,给扼杀在摇篮里。
在这一段的时间里,早已经被病痛所折磨的身体虚弱的巫,还是不可避免的发烧了。
而且看起来很是严重。
之前的时候,巫虽然看起来虚弱,但是大部分的时间,还都是清醒的。
有时候会坐在爬犁上与人说话,有时候还会逗一逗自己的小女儿,或者是小黄豆。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看文基地]
但是现在,巫哪怕是强打精神,整个人也都给人一种非常非常虚弱的感觉。
在前行的爬犁上,巫做的最多的,就是睡觉。
总裁,请离婚
这样的一幕,立刻就将韩成以及同行的其余人给吓坏了。
他们是真的担心,巫会在这个时候死去。
哪怕是从主部落那里出发的时候,他们中的不少人,就已经有了一些巫有可能会熬不过去的思想准备,但是此时此刻,看着巫虚弱成这个样子,众人的心,还是在此时揪了起来,显得极为的难受。
韩成这个部落里的神子,红了眼睛,他亲自下达了命令,要让队伍加速全行,不要顾忌马匹这些牲畜的伤亡。
就算是跑到起点居住区那里,将马给累死了,也要拼命的跑。
当初的时候,在选择起点居住区冬季越冬的地方时,韩成只想选择最好的避风处。
但是现在,韩成是真的后悔了。
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将越冬的地方,选的那样远。
不然的话,自己等人这个时候,也已经赶到了,巫也不用遭受这样大的罪了。
“神子,不用担心,我没事儿,在没有到达那里之前,我说什么都会挺住的。
我是真的想看一看,咱们部落里的孩子们,看一看属于咱们部落的地方。
这里的情景,与咱们部落原本生活的地方完全不一样,看起来很是稀奇,我还想好好的看一看呢!”
哥哥再愛我壹次
这是在前行的路上,巫清醒的时候,拉着韩成的手,对着韩成所说的话……
“我饿了,我要吃食物。”
巫出声说到。
韩成立刻就将随时准备着的、熬煮好了肉粥给端了过来,亲自喂巫吃食物。
巫吃的特别的认真。
带着一些坚定。
哪怕是有些时候,吃着吃着就会吐,但是巫稍稍的缓了一会儿劲儿之后,还会继续往自己口中送食物。
看起来,之前那种吐,一点儿都不难受一样。
且容琉璃夢 祤蝶希
这样的一幕,看的在场的许多人,都红了眼眶。
他们当然知道,巫的这些操作,是有多难受的。
也同样明白,巫为什么会这样的拼命吃食物。
在红了眼眶的时候,他们赶路赶的也更为的快了。
这个时候,早一点儿到达大山之中的起点居住区,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点儿胜利……
“巫,到了!到了!我们到这里了!你看,那前面是我们部落的人!还有我们部落的牛羊!”
在一个天气阴霾的下午,韩成将巫唤醒,指着前面的那些景象,对巫满是兴奋的说道。
巫显得虚弱的睁开了眼睛,在经历了一些时间的迷茫之后,明白了韩成所说的意思。
之前还虚弱的他,顿时就来了精神。
在韩成的搀扶下,他坐起了身子,然后扭头朝着前面望去。
从拉爬犁的马腿的缝隙之中,看到了山谷,以及在前方的山谷之中吃着草的,诸多牛羊马匹,还有一些放牧的人。
看到这样的一幕,巫整个人都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脸上带出了笑容
韩成等人的到来,立刻就在起点新居住区这里,引起了轰动。
韩有良等人,满是欢喜的迎接了出来。
只不过他们的这种欢喜,很快就消失不见了,被浓浓的悲伤与一些感动所充斥着。
他们排着队,来到巫的面前,去看这个令人敬爱的老人!
“巫,我叫韩有良,我是神子任命的起点居住区的负责人。
现在,起点居住区的人都在这里。”
韩有良对巫说道。
巫这个时候,已经在韩成等人的搀扶下,从爬犁上站了起来,身上被厚厚的皮毛等东西所包裹着。
他伸出长了许多老人斑的手,握住了韩有良的手,目光在韩有良,以及韩有良周围的其余人身上一一扫过。
笑着说道:“好孩子!你们都是部落的好孩子!为了部落的发展,你们来到了距离部落这样远的地方,来到了部落从来没有生活的地方,在这里放牧,为部落做贡献。
我是真的为你们感到骄傲!
我为部落里,能有这样的一批人,而感到自豪!
我就想着,过来看看,看看能够为部落里做出这样的贡献的人,都长什么样子,将这些人都给记在心里。
现在我看到了,你们都是好样的!
和部落里其余的人一样,都是大好的儿郎,都是好孩子!”